无妄之瞳

2019年的最后一场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bug,轻点喷

  

  我们曾在2019年的第一场雪中拥吻,那也正注定了我们将会在2019年的最后一场雪中离开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

  今天是元旦,像是注定好的老天并不打算让格瑞好过,他的男孩将在今晚乘坐12点的航班飞往美国留学。现在己经11时40分了可嘉德罗斯还没到。

  格瑞看着聊天记录上迟迟没有回的信息,紧了紧眉头不禁怛忧起来。虽然说格瑞很舍不得嘉德罗斯走,但是毕竟那是为了嘉德罗斯前途好,他是圣空集团的继承人,高高在上,而自己只是一个成绩优异的普通学生,他不会想,也不敢想,如果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嘉德罗斯的前程,那么他一定会愧疚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即使……

  “格瑞,我就要走了”嘉德罗斯在路上同他说道。格瑞停下了脚步,问道:“哦?你要去哪?”嘉德罗斯也停下来,回头望着格瑞:“我要去美国留学,你会想我吗?”嘉德罗斯一脸坏笑地靠坐在路边的挡杆上,似乎很期待格瑞的回答。格瑞没有说话,但嘉德罗斯不会罢体,他打趣似的拍了拍格瑞的肩膀:“别给我装哑巴呀!”嘉德罗斯想着,如果格瑞说想的话,那么无论如何他也一定不会走。

  但是出乎意料地格瑞却对他说:“那真是恭喜你了。”嘉德罗斯怎么也想不到格瑞会这么说,他从拦杆上跳了下来“可我不想去,在国内上学不好吗……”“嘉德罗斯”格瑞打断了他的话“听着,你必须去,那是为了你好”“为了我好?不就是想让我继承圣空而找的理由?而且我不想和你……”嘉德罗斯没有再说下去。但格瑞己经全部明白了,格瑞只是望着他的男孩一句也说不出来。于是,嘉德罗斯就走了,他在雪地中独自走远,低着头,看不见他的表情……

  从那以后,他们便没再见过面,最多就是发条短信之类的,格瑞也知道嘉德罗斯正忙着去为留学作准备,所以也没有去打扰。直到昨天嘉德罗斯才给他发消息说他要走了,想让格瑞来送送他。

  

  可都到这点了,这小祖宗怎么还没到?

  己经11:50分了,格瑞等不下去了,他打算出去找找。外面的路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雪,松松软软的,踩上去发出“沙沙”地声音,机场建在较偏的郊区,几乎没有什么人,只有几盏路还发出昏黄的光线。

  时间回到25分钟前,嘉德罗斯火急火燎地拉着行李箱在然闹的商业区狂奔。突然,他停了下来,半蹲着大口喘着粗气,目光却一直地盯着面前那家高档商店橱柜上挂着的一条黑格围巾,就是你了。

  他推门走了进去,扑面而来的暖流和外面刺骨的寒风形成强烈对比,不一会儿,他的脸颊就开始微微泛红。“帮我打包那条围巾”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待服务员打包好围巾,嘉德罗斯扔下一堆红色毛爷爷,提上袋子就急急忙忙地走了……

  格瑞走了没多远便看见一抹金色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路灯下,那正是嘉德罗斯。可见,嘉德罗斯的视力是真的好,大老远的就认出了格瑞。

“格瑞!!!”

  嘉德罗斯一个飞扑过来,把格瑞扑了个满怀。

  他把头扎进格瑞的怀里,像个孩子似的“咯咯”地笑着。格瑞却一脸平静“嘉德罗斯,你多大了?还这么幼稚?”

  随后,嘉德罗斯才松开格瑞,从袋子里把他刚买的围巾拿出来亲手系在格瑞光溜溜的脖子上。“嗯……这不错,送给你了。”格瑞看着他的眼晴说:“原来你迟到是为了给我买围巾。”“哈,我只是顺便!听懂了吗!顺便!”呵,口是心非,格瑞在心里暗暗评价道。

  一高一低的身影在雪地中并肩走着,没有过多的话语,他们谁都不想分开吧?

  到达目的地了,他们爱的小火车也即将走向终点站了。

  “格瑞,你不用送了,我该走了。”格瑞低着头说:“嗯,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,照顾好自己”
   嘉德罗斯再最后拥抱了格瑞,就走了。又是这样的情景,又是这样渐行渐远的背影,而上一次格瑞什么也没做,而这一次又要错过吗?

做点什么、做点什么吧!格瑞这样对自己说。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什么?到最后连自己都要骗?

  

  那是2019年的第一场雪,雪不大,但也算不上小,男孩穿着件橘红色的羽绒服,晶莹的雪花落在他金色的头发上,很快便化成了水。原本高耸的金发因沾了水而塌了下来,看起来软软的。

  在那棵树下,两个人唇贴着唇,两颗孤独的心得到了安慰。也许从那天起,格瑞就认定了,认定了他们的现在、将来。这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改变的,而现在他又在逃避什么?

  就这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去你妈的理性,放开了去干,为自己任性一回,只为了不留下任何遗憾!

  0点的倒计时开始了,开始倒数吧




格瑞奔跑着去追嘉德罗斯,一步……




两步……




三步……




四步……




到了、快到了




男孩己经近在咫尺了




格瑞伸手去抓




嘉德罗斯回头




格瑞将男孩拉入怀中



 格瑞紧紧抱住嘉德罗斯


零!
 格瑞微凉的唇落在他柔软的嘴上,轻轻地试探着,最终滑入口中,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。

  这一瞬间的悸动,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。

  

  待到双方都快要窒息,这一吻才结束。


  格瑞松开了嘉德罗斯,深深地看着他:“不管你在哪,我们的心都不会分开;不管有多远,只要你知道,我一直都在等你。”嘉德罗斯笑了,但又像是在哭,也不对,嘉德罗斯这样骄傲的人又怎会让自己哭?他是笑着的吧。

  

  

  飞机从地平面上起飞,载着相思,飞向夜空中闪闪的群星。

  现在又只剩下格瑞一个人,他走着、他想着、想着未来、想着再次的遇见,只是一想到这些,冬天也似乎变得温暖了起来。
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后,祝大家元旦快乐哦!